作者:伯昭

夏末有感

18/02/2008

凉风起天末 飒飒送爽来

闭窗思独坐 遥忆小儿女

昔日大溽暑 午睡汗淋漓

当此明寂夜 应可安枕席

 

之二

岛国南来六年前

酷暑绵密短衣沾

故土冰封千里雪

寒暑相烦是何年

注:今年春节前后,中国南方雨雪成灾,冰冻为祸甚烈,五十余年所仅见;而奥市酷热,亦非寻常,巧合乎?Global warming乎?遂发是感!

 

 

 

无题

浮生感慨思绪连

情愁如缕明昧间

聚散离分昨生定

今始如约续前缘

 

之二

年余蹉跎等闲过

鬓发斑霜竟自着

整装乔迁即日事

奇葩再妍事多磨

注:曾戏观“称骨命法”,谓余:“人到四十方可上,移居改姓始为良”云云

 

 

 

夏夜彷徨

28/02/2008

迁居多磨不自愁

为歌新词上层楼

魏晋风流皆去矣

百年何堪千岁忧

注:搬家在即,然诸事皆大愁烦,乃忆魏晋诸人云:“生年不满百,常怀千岁忧,时光不我待,何不秉烛游”之句,遂释怀。

 

之二

好事古多磨

更堪萧墙祸

时光遽我予

重整好山河

注:乔迁本人生乐事,然因家中变故,诸事纷繁,牵扯甚多,精疲力困,心痛首疾,故有“萧墙祸”之谓

 

之三

青山自在人自乐

绿荫蓊蔚影婆娑

皎皎明月中天挂

照我愁容有几多

 

之四

也学古人做诗来

遣忧消恨慰愁怀

搜肠刮肚亦乐乎

妙手偶得非自裁

 

 

 

楼头静思

13/03/2008

迁居半月可开怀

星翰不请天边排

穷思新图搔皓首

升斗小民应自哀

 

之二

海天遥只一路隔

风光难企卧榻侧

人生如隙白驹过

韶光不再何复得

 

之三

戏仿《短歌行》

天海浑若 孤峰几座

人生如何 似戏若歌

慷慨之士 燕赵古多

对景引吭 扰民不可

值此良夜 沐风独酌

清风明月 海上烟波

 

 

 

理园有感

16/03/2008

披荆斩棘理荒园

酷日当头若等闲

汗雨刺痕浑不怕

卓然一变换人间

 

之二

岛国万物欣向荣

一花一木对日红

苅艾除蒿虽不忍

安居始知任几重

注:纽国草木繁盛,无名野花于房前屋后姹紫嫣红,锦绣满地,亦甚可观;然房皆木成,最畏阴湿,若久沁浸其间必有安全之虞,故心虽不忍然必得而除之

 

之三

仿商隐体

陋居成已五十年 一梁一柱契瑟弦

油翁神技熟生巧 庖丁解牛亦可观

上下求索顶与地 细审之下心乃安

梁木虽经风霜雨 安然再可立百年

 

之四

帆都满眼遍春花

风拂青枝直复斜

无边花草荡幽静

晚归旅人返谁家

 

 

 

感西藏有事

18/03/2008

治国烹鲜两相干

面面俱到总为难

投鼠忌器家国事

胡温共治奥运年

注:近日西藏拉萨有事,实乃少数人跳梁尔,试看胡温政体之大智慧、大作为当如何!

 

之二

零八开局多事秋

台海藏独使人愁

寰宇放眼多宵小

频唤智者泯恩仇

 

 

 

咏月

19/03/2008

楼头明月缺又圆

彩云相伴舞中天

嫦娥应悔食仙药

广寒巍峨万难还

 

 

之二

皎皎一玉盘

盈盈亘苍天

身世谜古今

吴牛见色难

注:月之来由,古今之人皆为之迷。忆屈原《天问》中即有:“何顾菟在腹”等句;今人亦有谓其为外星飞船云云。反观太阳,虽灿灿煌煌,其势邸张,足令人敬畏,似未有如此引人探究者。缘其由,盖月可熟视而睹之而日不可也!久视则好奇心起,古今中外一理也,英语中亦有:Out of sight, out of mind等句,是反其道而用之也!

 

 

 

自叙诗

23/03/2008

杏林春暖十余年

圆机辩证至宝擎

救病医苦仁者术

达富穷贫一视平

注:余自1993年大学毕业,屈指十五年矣,忆往昔峥嵘岁月稠,弹指一挥间尔

 

 

 

为汶川大地震赋古风一首

15/05/2008

大地动西南 震央在汶川

举国皆惶惶 莫知其所源

威势何剧烈 波及亚东南

生灵遭涂炭 伤亡顷刻间

校舍化飞灰 高楼亦轰然

死者连枕籍 伤者徒喟然

生者额首庆 出郭相扶将

青丝送白发 父母丧儿郎

孑然无所依 念之断人肠

所余唯瓦砾 何处是家邦

蜀道本危高 难于上青天

道毁石拦路 万夫力破关

大雨又滂沱 霜加雪上严

将士志如钢 奋力挽死伤

神兵自天降 踏云着谷间

政府亦用命 温总岂得闲

逝者长已矣 早登极乐间

我辈何德能 苟安一岛边

唯有尽己力 助资抗灾捐

所愿路早畅 多人得保全

天佑吾民土 砺多志益坚

大难每兴邦 中华危亦安

 

 

 

连日冬雨甚急,飓风终朝,入夜则玄色四合,街灯俱息,遂有感

27/07/2008

夜浓暗密困孤斋

雨骤风急俱愁怀

捻须苦吟求一解

明朝可否纳春来

 

 

 

感友人寄书至

29/07/2008

函香一缕鸿雁来

胜日始把春色栽

人生百遇皆幻象

迷离浮梦良多慨

 

 

 

早春三首

09/2008

春幽·其一

悲喜交集数日休

心木萧疏万木秋

天命早知何如此

平添枕上若许愁

 

 

春日闲居·其二

晏坐庭前赏春花

且喜曛风育物华

天公怜我英才质

造化连理待时发

 

 

春踪·其三

若非春来乃花期

怎得冬去杳踪迹

翘首欢颜相叙处

一颦一笑使人迷

 

 

 

春雨绵密如丝,竟日不绝,而吾思亦若此,遂有是成

06/10/2008

迷愁情思远

意惑客忧长

感此怀故人

爱恨两茫茫

 

此处看该诗原稿

 

 

 

过伊登山

18/10/2008

伊登山上人喧腾

伊登山下车如龙

南来又北往

指此为高峰

注:奥市中心地带有数个高低不等 之沉寂火山,其中以伊登山(Mount Eden,又译作伊甸山)为最高。山道盘旋,直达山顶,轿车乃至大客车皆可直通其上。伫立山巅,北瞰奥市海港及周边诸岛,东观沧海,南眺机场,西览群山,目力所及多民居鳞次栉比,依地势错落,形制各异,色彩斑斓,实乃奥市一形胜也!庶几可入八景乎!(余尝戏制帆都八景,曰:长桥凌波,高塔览胜,海岛东峙,伊甸登高,披哈观涛,迷神细沙,一树孤峰,千帆竞日)

又注:数百年前,欧人未抵此岛之时,此“长白云 之乡”乃毛利人所独享也。彼时毛利人亦知依山结寨,遥想当年,葱翠四合,孤峰几座,泛浮于绿海之中,各部人等划地自封,炊烟相见而罕有所通,亦另有一番妙趣也! 

 

 

 

登西山观景台

10/12/2008

层楼遥望绝壁间

峰壑葱翠云雾盘

江山多娇真如此

登高空赋世多难

注:近日偶往西山中一观景台,台颇宽阔,可纳廿余人,全台木成,赖粗木数根,径盈尺,长数丈,植于峭壁间以固之,凭栏下望,一似凌空,使人莫敢久视;其时向晚,夏雨初歇,阴云仍合,登斯台也,但见诸峰环抱,默然矗立,林木青翠,负势竞上,山水下汇,乃成平湖,云雾缭绕,如幔似纱,鸟鸣无绝,余皆静寂。于台之另隅可远眺奥市,危楼数幢,颇似一钢铁树林拔立于栉比民居之上。赞曰:纽国虽小,风物秀然,自成一格,然途远国微,令名不彰,值此环球经济激荡衰疲之际,可不叹乎!

 

 

其二

山路盘肠曲  骤雨向晚停

云深峰不见  雾淡鸟时鸣

林水润平湖  长木锁悬亭

岛国风物秀  僻远名难行

 

 

 

北京纪行并序

01/2009

余于此岁末年初之时,回国小住半月,此乃定居纽国七年来首次也,感慨颇多:一者空气质量较前明显好转,虽时值隆冬取暖季节,但可见蓝天者两三日,实属不易;二者城市规模疾速扩张,建筑堂皇宏伟,道路四通八达,地铁温暖舒适、快捷方便,汽车如过江之鲫,行人如游鱼钻行。为防止迷路,我出门必携地图,因为就连家门前的小路都变成双向六车道了,很多地方我只有闭目才能遥忆起其以前的模样,睁眼看时则又不识了,但遗憾的是不少建设还只停留在主干道和门面处,若稍一深入inner city,则我又可感到十分“亲切”了!三者我过去经常光顾的几个书店基本还在,而且门脸翻新,店面扩大,可喜可贺,且书价与整体物价水平相较尚属合理,但因我此行已精选既往藏书善者装箱二十五口浮海来纽,所弃者亦达二百余公斤,在纽设立家庭图书馆绰绰有余矣,故仅再小购些许新版工具书以示纪念,而未敢大散其财于兹也!四者餐饮业极度发达,窃以为是畸形繁荣了,一条街上十之七八的商号是饭馆,每日觥筹交错、珍馐不断,四五日即觉无味矣!五者同学同事们多数都已升迁为“准当权派”,荣任某副主任、某副科长等,不一而足,但酒过三巡,菜过五味之后,倾心交谈还是旧时模样,且大吐苦水曰累!六者物价高昂,所谓品牌服装动辄八九百,令人乍舌,盖因我蛰居新西兰这样的乡下地方七年,习惯两位数的物价久矣!七者首善之区,世人慕之,故本地居民加之外来人口,已达千六百万之众,试想,人口基数若此,何愁内需之不强劲、购买之不旺盛、房市之无依托?八,选择余地纷繁众多,去吃饭,食肆林立,每天一换,估计一年半载也不会重复;去购物,商铺如织,待客热情,漫天要价、就地还钱,好此者自然乐在其中;看电视,频道廿百,逐一换下去,没个把小时不能遍观一通。诸君曾闻歧路当哭乎?若二选一都会使古人如此苦痛,则长期踟蹰于此近乎无限可能中的今人难道不会因而抓狂吗?九,贫富差距悬殊,富人宝马香车,挥金如土,穷人奔波劳碌,锱铢必计;十,个人空间已被严重压缩,无论社会地位如何,每个人都似只是庞大社会机器里的一个零件,位置固定、功效单一,且多超负荷运转,每虑及此,能不叹乎!短短两周的时间,我曾经千百次地问自己:Is this the very city I used to live for over 30 years? 而余不敢遽然曰是也!呜呼!人生之驿动何极?人世之差异何端?虽曰全球同此凉热,然详思之,亦不尽然也!乃再叹!

 

 

其一

铁鸢一啸冲云端

归程万里谈笑还

七载经逢繁霜鬓

浊酒新醅入旧怀

 

 

其二

故土遥遥一线牵

天涯咫尺梦醒间

弹指一挥七载过

人生如何复彼还

 

 

其三·于望德楼再品羊肉泡馍

清酒一杯且独酌

食客满堂接踵摩

旧时酒招依壁立

似曾相识七载客

 

 

其四·回医院有感

故地重游  感慨良久

高楼拔地  患者日稠

故旧相逢  岁月悠悠

老友济济  参半喜忧

高升者有  神采飞流

平平者有  年资亦久

尽余欢兮  觥筹交流

开怀坦诚  此时何有

 

 

其五·再登北土城

梦里依稀旧山河

颓垣僻巷行归客

日晞冬寒风刺骨

十年辛苦几蹉跎

 

 

 

中原大旱,虽因天灾,恐成人祸,当国者宜熟思之

13/02/2009

云霓当空万人望 其奈旱魃肆中州

尽冬无雪成亢旱 赤地千里史罕俦

林立高楼似蚁聚 亿民巨廓方乐游

墟里依依炊烟少 几家欢乐几家愁

田园凋敝人思走 何觅农夫耕田头

水贵如油谷粮贱 终年辛苦利无收

寰宇货殖现疲态 康乾亦有盛世忧

农者自古国之本 肆意戕伐欲何求

本固叶茂枝繁盛 此理浅显不须筹

凭栏望远空嗟叹 匹夫难与肉食谋

注:近读博文数篇,言及中原久旱,颗粒难收,百物腾贵,谷贱伤农,霜加雪上,无以为继, 致农者无心耕种,终日思弃田而戮力于都市以谋生,乡间所余皆残弱,水利不兴,农事凋敝云云。读罢心惊,继而戚戚然。自古农为根本,商为末技,虽曰世易时移,时事异也,固不可同日而语,然民无粮则乱,军无粮则变,此万古一理也。唯冀柄国者先知先觉早矣,心中了然,应对自如,而吾辈徒为杞人之忧也!

 

 

 

初秋杂咏

09/03/2009

星翰三五行 点点皎微光

皓月中天悬 荧荧洒清霜

暗云逐月影 匆匆向何方

夏虫鸣草间 瑟瑟秋风凉

通衢人迹罕 随风落叶扬

四围皆静寂 漫漫秋夜长

长夜何由之 览卷于床旁

古今中外备 经史子集广

释卷独凭栏 抑抑思愁肠

伫立既已久 悠悠露沾裳

迁居已年余 旧室换新装

愚公移山志 箕土成高冈

父母春秋深 勤作益劳伤

辟土栽时蔬 调味兼羹汤

时时幼女来 声声唤我忙

浮云蔽白日 不忍细思量

佳事何所盼 良人自远方

命定三生事 随缘自安康

时世多棘途 生民意气惶

纽国地孤悬 黄白无多藏

志士四海忧 岂敢自嗟伤

修齐平天下 俊杰能独匡

 

 

 

灯下观书兼忆旧时

16/03/2009

岂有豪情似旧日 花开花落两由之

年届四旬多感喟 赋到沧桑便是工

忆往昔 神飞扬

凭年少 任轻狂

勤于思 意气张

游书肆 广积藏

招引千余卷 浮海来此间

天文地理皆涉猎 古今中外糜不尝

览胜神游今日事 逍遥极目遨八荒

五千年史一册休 数万里外正白头

劝君莫惜金缕衣 劝君莫枉少年时

逝水如斯难回转 韶华似箭去不还

注:吾藏书千卷有奇,多十数年前所购。彼时正值大学读书期间及工作早期,经济拮据,然时间充裕,虽节衣缩食,必寒暑无间,东奔西走,逡巡而后得也!故内中虽无珍孤本,亦甚宝之。七年前去国来纽,即天各一方,至今日乃复得见,展卷之时,旧忆新识,跃然纸上,感慨系之,良有以也!

 

 

 

秋夕

13/04/2009

耿耿秋夜长 漫漫秋草黄

秋思叙不尽 秋灯共彷徨

人生不满百 多忧易断肠

千载逝恨速 一夕乃知长

欢娱纵肺腑 有鸟悲声扬

穷通浮云过 置身反迷茫

沧桑多变故 临歧每感伤

世路多艰辛 天命岂有常

欲访天山北 将涉大荒冈

郁郁复行行 其思幽且广

启扉观明月 迢迢印穹苍

普世亿兆里 几人仰头望

 

 

 

读《论衡》有感

14/04/2009

汉之王充本愤青 论衡一著发聩声

毁经谤道标新异 是非身后千古名

注:王充者,东汉初人,故籍河北大名,祖辈以军功封亭侯,因事夺爵,又任侠斗勇,不见容于乡里,乃辗转迁移,遂家于浙江上虞。充常自谓“孤门细族”,家世清贫,然聪颖过人,少怀大志,幼读经史,弱冠出游,负笈学于洛宛,博览百家,学成出仕,然为人耿介,孤芳自赏,仕路坎坷,遂退而发奋著述,刀笔随身,闭门谢客,晚年愈勤,终成《论衡》,名显后世。观其书,知其信曰气成万物、神灭无鬼、天地自然、谶纬荒诞、厚今薄古等,盖今之“唯物论”也,与当 日盛行之天人相感、谶纬祥瑞等儒道黄老格格不入,故书甫问世便以其惊世骇俗而屡遭诟病,目为离经叛道、谤师辱先之“异书”。细品此书,见其志在拨乱反正、振聋发聩,故言辞难免过激,矫枉过正、必务相反、臆断豹测等瑕瑜互见,重典施乱世、承平行儒经乃吾中华两千年大一统御国之要本圭臬也,行之于昔,屡试不爽,且有验于今,自不宜一笔抹杀。百家之言,姑且存之,治国之术,谨宜守成。

 

 

 

偶感

17/04/2009

爇烟定大计 决策每称奇

动荡沉浮世 胆壮心且细

 

 

 

 

 

 

 

 

 

手书南唐李后主词一首

 

抄录北宋范仲淹《岳阳楼记》